体育与足球更不可能例外

至于最终的选择,依然还需要根据届时的情况来做出决定

与此同时,中国足协对于国家队征战40强赛的问题特别是3月份的两场比赛,也展开了协商,并事先拟定了应急方案,只不过疫情一天天在发生变化,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因而也可以没有及时对外公布

”这个时间节点尽管是针对亚冠联赛而做出的,但其实也适用于国家队征战40强赛

除了个别国家和地区之外,亚足联下属其他协会一切都很正常

于是,不少球会不得不改变原先的备战计划,尤其是征战亚冠联赛的四支球会,所受到的影响应该说是最大的,几支球队也重新调整了备战的方案与计划

迄今为止,各方依然还在积极沟通之中

如果中国队的比赛放在泰国,唯一的不利情况就是:泰国国家队因为同一天将在主场迎战印尼队、进行一场事关泰国队能否取得小组出线权的重要比赛,这无疑将会大量增加泰国足协的工作负担

特别是,国足在2017年参加对叙利亚队的客场比赛时,赛前选择在柔佛进行封闭训练,无论场地抑或其他方面,效果相当不错

但是,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后,马来西亚政府采取了入境管制措施,暂停中国湖北籍公民的各项签证和入境便利措施,包括禁止中国湖北籍公民入境;如果不属于限制入境范围、但出生地为湖北,大马移民局有权进一步询问并查验机票,旅客需准备近2-3个月的行程信息以及往返机票行程单以备验查

也正因为此,据了解,这次中国足协在对应此次突发事件时,不只是考虑亚冠联赛的问题,更将国家队的比赛也同时纳入其中,一并予以考虑

即假设中国队将主场临时改到泰国进行,关岛队是否可以到泰国与中国队进行比赛?这既是为国足创造条件,同时也是不希望给关岛方面增添麻烦

由“元老级”人物发出这番言论,究竟传达了什么讯息?国际舆论在瞬间被引爆

他在2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进一步确认:“国际奥委会将为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竭尽全力

除了泰国、阿联酋之外,中国足协还联系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足协,以便作为国足届时的中立赛地参加40强赛

但是,在国足问题上,这一次中国足协应对应该说到目前为止还是相当成功的,甚至走到了亚足联的前面,因为像2月4日在吉隆坡召开的紧急会议,召集者是亚足联,但却是中国足协率先动议的

东京奥组委事务总长武藤敏郎2月底宣称,“完全没考虑取消”圣火传递活动

中国足协在考虑3月26日主场选择在中立地进行的备选方案之时,也还在考虑3月31日客场对阵关岛队的比赛

对其能否如期顺利举行,各方都抱以极大关切

早在2月1日,东京奥组委便就“奥运可能中止”的传言辟谣:“这并非事实

奥运会历史上,3次夏奥会未举行首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于1896年举行,夏季奥运会总共被取消过三次,而这三次均与战争有关

而这也成为了中国足协关注的焦点,因为一旦不得不放弃主场,中立地如何选择?首先需要符合各国和地区的相关规定,在不给对方添麻烦、制造困难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为自己争取到最好的条件

按照此前媒体报道,火炬传递定于3月26日从福岛县出发,约1万名火炬手将耗时121天跑遍日本全国,最终于7月24日在东京奥运会主会场“国立竞技场”点燃主火炬

2、首选当然肯定保全主场中国队在今年上半年将参加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小组赛的后半程四场比赛,尽管目前在小组中排名第二,但因为后四个比赛日中有三个主场,形势相对还是比较有利,而且依然有很好的机会争取以成绩最好四个(或五个)的第二名之一的身份晋级12强赛,因而,国足进入12强赛的希望并不会因为先前输给了叙利亚队而就此丧失

也正因为此,经过研讨之后,马来西亚很快就被排除在外

国际奥委会称,2020东京奥运会的各项筹备工作仍按计划进行,应对疫情的对策是安全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重要组成部分

在可能的情况下,安排在中立地进行或许会成为首选对策

最后,在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前往澳大利亚进行比赛

资深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Dick Pound)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2020年东京奥运会可能将被取消,而不是推迟或换城市举办

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为中国足协在国际事务的处理中争取到了不少印象分

曼联主帅索尔斯克亚数次表示,愿意考虑让伊哈洛“转正”的问题

这期间,中国足协将会与亚足联、国际足联甚至包括对手马尔代夫足协等各方面保持密切联系,随时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万全准备、安全安心”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和各地方政府统计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月3日下午5时,包括“钻石公主”号邮轮的706名感染者在内,日本新冠肺炎病例确诊人数累计达985例

因为传染病、疫情等因素导致赛事停办,还没有先例

国际奥委会在这份回应中特别提出,“除此之外,一切言论均属猜测”

鉴于目前泰国尚未采取其他特别举措,仅仅只是在入境口岸进行体温检测和疫情筛查,因而,中国足协首先就与泰国足协进行了沟通与联络,而泰国足协也需要通过政府体育部门向泰国政府请示,毕竟特殊时期承办像世界杯预选赛这样的赛事还是需要政府部门点头

这就意味着,中国国家队届时前往关岛参加比赛,将遭遇一系列的麻烦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广州的情况相对也不容乐观

这就好比中国女足参加奥运会预选赛时,最初定在武汉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26日在出席新闻发布会时做出了回应,他说庞德的观点只能代表他本人,不代表国际奥委会,再次强调东京奥运会不会推迟或者取消

而越南方面由于目前的疫情,已经延期国内的超级杯赛,至于联赛是否延期目前尚未有定论

这与此前媒体报道的时间一致

即在2月4日的亚足联紧急会议期间,与会代表均同意了这样的原则:“每场比赛之前21天作为最后期限,评估相关情况是否适合展开比赛

而泰国方面的态度应该说是比较积极的,一方面两国之间的关系一直相当不错;另一方面,有消息称泰国方面发现了特效药,在治疗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泰国境内迄今为止发现了25例,但已经治愈了8例,是迄今为止治愈人数最高的国家

这无疑是某种幸事

更何况,对于关岛队来说,因自身水平有限,想要借助这样的机会从中国队身上拿到3分,基本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2月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曾在国会表示,疫情并不会对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举办产生影响

而在李铁新组建的国家队教练班子以及工作团队中,也有多名来自武汉的人士

自疫情全面爆发以来,阿联酋的对华态度相当友好,在中国传统新春佳节那一天当晚,迪拜塔专门打出了“武汉加油”字样,而且迄今为止,阿联酋方面和泰国方面一样,在入境时并无特别限制,只是需要乘客提前8小时到机场接受体检,等待4小时出结果,在没有其他情况下依然可以登机出行

当然,“去中立地比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相当复杂的,其中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恐怕并不是外界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毕竟,主场作赛对中国队来说,还是有很多便利之处

其中第一大“变数”就是3月26日主场对阵马尔代夫队的比赛能否顺利地在国内展开?据了解,根据当前的疫情发展,中国足协所拟定的首选方案,依然还是希望主场能够照常在国内进行

这一方面是亚足联总部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选择在大马进行比赛,便于中国足协与亚足联更好地展开沟通

而且,还需要考虑3月份的天气情况、比赛地的场地情况等等

站在中国足协以及中国国家队的角度,或许完全可以不征召或不让这些湖北籍人员入队、参赛,毕竟这也是形势所迫

而这恐怕还需要取决于届时国内的疫情控制情况

”就在几天之前的2月2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又一次公开谈到了东京奥运会:“将推进万全准备,使之成为对运动员及观众而言是安全、安心的大赛”